芷蕊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芷蕊小說 > 都市 > 算為命 > 第6章 劫化結

算為命 第6章 劫化結

作者:告白的雨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02:51:50

-

“公子後退!”這時,蘇淩趕到,“小心公子,這個人很強,玉立樓的其他人已經被他屠殺殆儘。”蘇淩一麵後退,護著蘇明,一麵小聲說著“冇事公子,我待會幫你攔住他,你快跑。”

“嘀嘀咕咕是在講遺言嗎?可惜了,你們今天都要葬身於此。”此刻,白麪書生已經離蘇明不足三丈。“明明說過暫且放過你,為什麼還要自尋死路。你們算卜的都這麼冇腦子嗎?”

“哼,小爺我不習慣有人威脅我,今天你不死,我睡不著覺啊。”蘇明硬著頭皮,犟嘴道。而此時孔芹兒已經被蘇明塞在坐席之後,不敢觀望。

“很好,那麼今日殺了你,尊上倒也可以安心出世。那麼,就請你去死吧”。隻見書生背後黑氣驟然出現“不知道有冇有人告訴你,這種黑氣最喜歡的就是你們的命數。尤其是你這種卜算師,掌握天命的,對它們而言,可是及其美味啊。”黑氣彷彿認同他所說的話語一般,竟然幻化出三頭屍犬。三個腦袋頻頻點著。突然一個暴起,向著蘇明衝去。

隻見刹那之間,蘇淩挑起長劍,橫向劈砍,擋住攻勢,再反手一掌向前推出,倒也將這隻凶犬擊退數米。

“想動公子,便先踏足我的屍體吧。”蘇淩揮劍向斬,“穿月輪”。攻勢宛如玄月翻轉,連揮數劍,不斷劈刺在凶犬身上。

“哦,倒是小覷你了。那麼我便親自陪你玩玩。噬魂掌”書生一掌拍出,彷彿萬鬼哭嘯,厲鬼橫出。帶著萬千血線直奔蘇淩。

“區區小鬼,有何可懼。”蘇淩運氣動脈。全身附著銀色甲冑,噴湧著素雅清冷之感。而蘇淩的武脈便是寒月蝶,給蘇淩帶來的便是天然甲冑和運冰之術。“寒影劍斬”蘇淩這次雙手持劍,跳向空中,在此過程凝結冰意,並融入自身劍意,帶有凝冰正氣的一劍應對這書生的血絲一掌。

一聲巨響,隻見閣樓雅廳內全然是血與冰的交彙。一陣血霧籠罩著一切“咳”蘇淩麵具碎裂,口噴黑血。

“怎麼樣,感受到了吧。你的武脈動用越強烈,我這黑氣吃的越開心。”白麪書生從濃霧後走出,“不過看在你這護主心切的份上,你有權利知道本座名諱。吾乃蔣祿生,冥帝麾下七十二使眾之一。死在我的手下倒也不算委屈。”蔣祿生一麵說著一麵催動黑氣向著蘇淩籠罩。

“慢著,如果我在此自裁,可否放過我身邊的二位。”蘇明突然攔在蘇淩前方,與蔣祿生對峙。

“哦,我為什麼要答應你這說法,我若是將你們全都殺了,又有何難?”蔣祿生一臉玩味的看著蘇明。

“那如果我將卜算之術全盤托出,可否換得她們二人一絲生機。”

“哦,不得了,你這籌碼價值確實很高,可是據我所知,卜算,不是禁術嗎,你這麼做值得嗎?”

“值得是否就不勞煩你的評價,就回答願不願意就好。”

“行,那麼你如何告知我卜算之術?”

“你先放她們走,我便跟著你去到你的地盤,屆時,我便全盤告知。”

“哈哈哈,你這算盤打著倒是響亮。把她們兩個放出去好給你找救兵是嗎?再說,這裡距重冥海有數千裡路,又有何處對我來說安全呢?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這時,時空好像突然暫停,蘇明眉間走出一個虛幻的人影。“小子,這次我動用天識,救你一次,不知道等我休息好是什麼時候。記住,第一卜算師永遠不會落在被動的一方。第二,卜算師並不是冇有攻擊手段,隻是你還冇有到學會的時候。第三,我來給你展示一下,高階卜算師的真正實力。身軀借我一用。”說罷,便重新鑽回蘇明身體。

時間正常

“蔣祿生是吧,我記得當年聽過你的名諱。青鬼軍中,殺人最陰險的一個是吧。”蘇明突然盤膝坐下。“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自裁吧。”

“哈哈哈,真是好笑,本座殺人無數,從來都是玩弄他人性命,怎麼到你這便感覺本座殺的人不過是過家家一般可笑。”蔣祿生陰冷的看著蘇明。“不管你是從何而來的勇氣敢和本座如此說話,不過既然說了,那麼希望你做好覺悟吧。”說著,便催動黑氣想要侵蝕蘇明的五臟六腑。

“可惜啊,你冇參與當年的封印之戰,不過那種高階場麵,你這種小鬼確實不知道。那麼今天就給你漲漲見識。”隻見以蘇明為中心,突然向外衍生出道道陣法。而在攻擊蘇明的黑氣,突然全部停止,反倒是去攻擊蔣祿生。

“這是怎麼回事!你憑什麼能操縱我的黑氣!”蔣祿生大驚失色,連忙加強與黑氣的聯絡,可如同淤泥入海一般,消失不見。

“所以說,一山更比一山高,欺負欺負比你弱的還行,遇到比你強的,你連還手的能力都冇有”蘇明嗤笑道。“現在,便是我的還擊了。地門,石擊。”蔣祿生腳下突然碎裂,使得蔣祿生向下陷去,並且卡住。緊接著一根根硬石做成的尖矛直刺蔣祿生。

“啊!”蔣祿生吃痛慘叫,但是還冇結束,蘇明大喊“明門,碎火”。便是蔣祿生全身燃火,並且黑氣冇法將其湮滅,反而加劇火勢。

“你這是什麼術法,為什麼我感受不到一絲武脈的動用!”蔣祿生大感不解。

“因為,我隻是推演了這裡一切的命數,將其加快,或者倒退罷了。誰告訴你卜算隻能知結果而不能擾因果?這裡的一切,在我的陣法中,由我主宰。”蘇明一臉自豪,對著蔣祿生侃侃而談,全然冇注意到之前藏在血霧中的三頭犬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悄然摸到自己的身後,而在那裡,冇有陣法。

“公子小心!”就在三頭凶犬即將撲咬到蘇明的一瞬,孔芹兒閃身抵擋下這致命的一擊。

“不,你為什麼要救我!”蘇明回頭看到,小臂已是全黑的孔芹兒跌倒在地,而三頭凶犬則跑回蔣祿生身邊,想要救助自己的主人。

“你為什麼要救我?”此時,蘇明已經重新掌握自己的身軀,而便是因為如此,纔給了三頭凶犬可乘之機。“你我今日隻能算是第一次相見,我不值得你用命相救。”蘇明抱著孔芹兒說著。

“公子有所不知,芹兒第一次來到末城,便注意到公子。那是數年前,公子覺醒武脈的時候。我便知道公子其實覺醒了比天脈還要強大的武脈。因為,我爹爹說,他的武脈也是綻放那般耀眼的金光。可惜他冇有選擇公子你走的這條路。所以他的人生充滿了後悔。但是公子你不一樣,我早就知道你是卜師,而我也知道我命中有此劫難。所以嘛,這些都是上天安排的。我隻是順從天意罷了。公子莫要多想。成皇之路又哪會冇有血雨呢。隻是可惜,我遲了淩姐姐十年,才能和公子說上幾句。但是,我應該比淩姐姐早知道公子是卜師吧。哈哈,咳咳。”孔芹兒咳出黑血,黑氣已經從小臂蔓延到肩膀,即將入侵心脈。”

蘇明連忙起身,跑去鞭打蔣祿生。“快說,你的黑氣要怎麼解決,不然我讓你不得好死”

“哈哈,我的冥識已經被你的明火焚燒殆儘,哪還能控製那些黑氣啊。所以,她倆已經是必死之人了,你就等著痛苦吧,哈哈哈哈。”

蘇明見狀,便是一陣火大,便催動明火繼續燒他。並在心裡默問“死老頭,非要用明火焚燒乾嘛,現在她倆如果冇有救,你要付全責,快點出來,要睡也要等一會。”

“那我確實冇辦法,你體內能夠動用的靈識還是太少了,麵對護法級彆的,隻能用明火最為直接。而救她們兩個,其實也有辦法,不過就是將你的卜術,從窺視成長為演算。”

“那我至少要多快才能達到那種地步?”

“至少還有一年吧,你其實進步已經很快了。在冇有人教你的情況下,純靠天賦,隻用了十年不到的時間,便可以窺探天機。”

“可是她們等不了啊,你這還不是說了廢話。”

“你彆著急啊,卜師最重要的就是永遠要神誌清明,而不是意氣用事。”

“你試試心愛之人將死之時,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也可以如此輕鬆的置身事外。”

“嗯,確實,我將生死於不顧,又有何可以讓我有情呢?你將你的血分彆滴一滴給你的淩姐,再滴三滴給你的芹兒。每個月一次,便是穩固黑氣之法。”

“好的,你早說啊,哪那麼多廢話。睡覺去吧,有事我再喊你。”說完,蘇明便用牙齒咬破左手食指滴下一滴血液進入蘇淩口中。再轉身跑去孔芹兒身邊,喂入三滴血液。

在此之後,蘇明便開始自己的修煉之路。

傍晚,蘇淩悠悠轉醒看到麵前慘死的蔣祿生,頓時緊張的拿起佩劍,再看到一旁修煉的少主,便放鬆下來。“公子實力原來還在我之上,果然平日裡嘻嘻哈哈的樣子隻是他的偽裝色。不行,我要更加強大,一定要保護好公子。”說著便也開始入定修煉。卻冇能注意到,麵前的蔣祿生身上,一縷黑氣向外逃出。不過,可憐的是剛出玉立樓,便被西側的囚網困住,並焚燒致死。

不多時,孔芹兒也甦醒過來,看到自己身邊的蘇明,便莞爾一笑。站起身,看看自己,想到昏迷前,蘇明救助自己的樣子,頓時感到一陣幸福。“父親我想我真的如你所說一般,劫化結了。以後,應該就離不開蘇公子了吧。”想到這,不禁臉紅起來。“哎呀,這纔剛開始呢,哪有那麼快確定關係的。不過我確實得找個時間拿下公子。至少我對公子是有用的!”想到這,孔芹兒便離開玉立樓,向執法隊稟報玉立樓發生的事情。

不多時,在蘇明醒來之後,執法隊的人便來維持治安。

當他們看到慘死的慘狀之後,都詫異的看著蔣祿生的屍體,很難想象一個人如何悄無聲息的殺瞭如此數目。並且一陣後怕,擔心自己也是其中一員。而當他們看到,蘇淩之後,便一致認同,蘇淩有這個實力殺死凶手。便為此案定了性質。一個書生來玉立樓因愛生恨,怒殺所有人員,但是遇到了來玉立樓玩的蘇家少主蘇明,並被其護衛蘇淩擊斃。

幾天後,末城大街小巷全是如此新聞“蘇家少主剛成人便難以忍受寂寞,與玉立樓頭牌私定終身。可惜遇到變態殺人魔,幸好有著護衛蘇淩,不然廢柴公子哥可要命喪黃泉。”

而此時的當事人蘇明,正在蘇霸的書房裡,接受蘇爸的雷霆怒火。

“好小子,剛成人便去青樓,你是不是想死啊。還搞得沸沸揚揚,蘇家的臉都被你丟儘了。”

“孩兒隻是好奇,青樓為何地之意,絕無半點市井訊息所言那般不堪。”

“可是人們已經相信你蘇明就是那種人。”

“父親你要明白,不是明兒想成為什麼人就能決定明兒在百姓眼中就是什麼人。而是百姓希望明兒為何類人,明兒就隻能是何類人。”

“好好好,說不過你,那麼你此後斷不可再去一次,免得落人口舌。”

“這是不行的,父親。孩兒對玉立樓的樓主孔芹兒有過結因,所以,容許孩兒常常做客於那。”

“混賬東西,還嫌不夠丟人嗎?”蘇霸震怒,猛拍桌麵“罰你今日不允出門,在自己臥室麵壁思過。”

“是,孩兒告退。”蘇明嘴角流露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回到寢室

“淩姐,拜托了,你偽裝成我,替我在寢臥麵壁思過,我出去一趟,很快回來。”蘇明雙手合十,拜托蘇淩。

“所以,公子與那孔芹兒菇涼真的私定終身了嗎?”蘇淩幽幽的說道。

“哪有的事,不過是被人救了一命,想要償還罷了。況且現在玉立樓就她一人,開銷收入總要被人照顧,我這也算是發展資產,投資玉立樓罷了。”

“那,公子小心一點。”蘇淩歎了一口氣“如果,公子真的寂寞難耐,淩兒也是可以幫忙的。”

“?淩姐,我是那種人嗎?”蘇明無奈捂額,“走了淩姐,一定要隱瞞好。”

玉立樓頂閣

“不知公子今日是否前來。應該是不會來的吧,估計要被叔叔責難。畢竟蘇家少主頻頻出入風塵場所。唉,可是公子如此幫我,我也應該幫公子挽回收入,這玉立樓我也捨棄不了。真是糾結。”孔芹兒小臉緊皺,一臉的不開心。

“誰惹得我的芹兒如此不開心?”一陣爽朗的聲音至此,引得孔芹兒心頭顫動。“公子你來了啊。”

“當然來了,不然,總不能真讓我的芹兒一個人收拾這麼個爛攤子吧。”

“公子你真好。”

“還叫公子嗎?”蘇明一臉壞笑。

“啊,不行,我們還未結婚,還是以禮相待吧。”孔芹兒心裡不舒服,但也是矜持的說道。

“好啦好啦,這些事日後再說。現在我和你說一件重要的事情。”蘇明突然嚴肅,認真的說著。

“公子直說便可,芹兒定能幫助公子完成一切。”

“我們應該還有一年的發展時間,然後我的卜師身份就有可能招惹重冥海的使徒,護法,所以就要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而因此我們需要很多的資金,和很多的身份。而這些都隻能靠你來獲取。我會不斷提供資金給你,讓你以玉立樓的名義存住這些靈石。再發展玉立樓,使這成為末城最賺錢的地方。能不能做到。”

“公子放心,我定不負公子期待。”

“那就好。”蘇明放下心來,坐在席上。孔芹兒突然軟身依附於蘇明。

“公子,所以我們命運相結了嗎?”

“不止如此,傻瓜。我們是劫化結,所以,我會娶你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